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七十三章 染血(1/3)
    “滴答,滴答……”

    那个老人被小队人员带了出来,不只是因为是他最先开始倒数,他也是这个聚居点的族长奥古斯特-图泽尔。

    但不管他们问什么,老人都只是这么倒数着,并没有说其它什么话,这让众人心中的着急在上升,那双眼神怪异的老目更好像能挑动人心里的暴躁,楼筱宁几乎就要对着那张老脸一拳过去。

    这个情况引起他们的警觉,虽然还没到侵蚀精神的程度,但这个小镇的黑暗气息无疑在把人拉扯。

    因此他们谁也没有采用那样的逼问手段,否则只会增长黑暗力量。

    老人似乎拿准了他们的心思,满是皱纹的苍老面孔上的笑意越来越盛,“滴答,滴答……”

    这个时候,祖各吉利从不远的树林一处窜了出来,焦急地拍着地面道:“找到啦,一个很大的祭坛,很强烈的力量,快过来啊!”众人顿时要跟过去,也把老人拉上;楼筱宁因为坐着轮椅,只能望着他们先一步去了。

    联合小队人员已在对小镇进行控制,但那片未开发的热带雨林还是阴影重重的,邓惜玫、冯佩倩、周浩睿、韦伯等人跟在祖各吉利后面,越深入树林,黑暗的气息就越强烈,周围树木长得就越诡奇,树影把上空全然遮蔽,所以卫星拍不到这里的祭坛,祭坛的边角从蔓在地上的粗壮树根边伸展开去,似乎是一个Nazis的标志,有黯黑的光亮。

    这个祭坛是如此老旧,筑建它的石头都破裂了,到处覆满青苔,不是在最近才建造起来的。

    它很早就存在,可能比Nazi德国更早存在,在伊丽莎白-尼采夫妇两人开始建立这个地方的时候就存在。

    这么多年来,这个地方一直都在祭祀、呼唤着什么;而现在,也有什么已然降临。

    “就在那里……”吉利急道,走出又一片树影的众人已看到黑猫和其它祖各就在前面不远。

    前方是地面石头砌就的标志的线条交汇之处,有一个要从台阶走上去的石坛高台,那同样的老旧破败,十几个身着异服的金发人站在石坛上,他们的面目看着有点相似,都是他们宣扬的“纯种雅利安人”。

    这时被众人押在旁边的老人奥古斯特-图泽尔忽然说出话语,不再是滴答声的话语:“当然了,这个世界有病……”

    众人一直都警惕着他,但吴时雨此时没有阻止,也就让老人继续缓缓地说道:“你们找到的药治不了这个病。你们何曾见过在大草原上那些生来残劣的生命能活下去?自然法则不会让它们活下去……那些负选择、庸人、劣等的血统,是它们毒害着这个世界;‘要照顾它们,要与它们平等’的这种概念,也在毒害这个世界……”

    与此同时,祭坛的黯黑光亮更加强盛,地上的标志好像在转动起来,揪动众人的心脏。

    “事情不是发生在这里。”吴时雨也有点紧张的话声响起,“事情发生在其它地方,我们只是在这里看得到。”

    “一部分人相信这种概念,像你们;”老人在说着,“一部分人只是虚伪地说着,利用这种概念去奴役那些下等人,逃避属于强者的争斗,身居高位上腐烂、退化,成为另一群劣等的东西……你们怯懦,虚伪,愚蠢,你们背叛自然,远离神明……还妄图救治世界?把有病的、劣等的清除掉,只有这样,这个世界才能变得健康、更健康……”

    突然间,这片树林被莫名的光亮淹没,幻象如同决堤的洪水般奔涌。

    怪声、癫狂的笑声,不只是从前面的祭坛传来,更是从周围的时空冲向他们。

    受此冲击,也跟在旁边的向导阿多诺一下子就痛苦地晕厥过去了,但这种时候晕厥过去对他反而是件好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