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番外 万能厨娘(1 / 2)

提灯看刺刀 淮上 12014 字 10个月前

第61章 番外 万能厨娘

作为一个万能厨娘,韩越像每一个家庭主妇那样都不介意“谁做饭”的问题,但是他很介意“谁洗碗”。

韩越是很讨厌洗碗的。之所以每天家里的碗都归他洗,那纯粹是因为楚慈比他更讨厌洗碗。

楚慈这个人,他做的家务事无非就是看看家里的布置,决定这个角落里该添些什么,那个角落里该减些什么;新买的壁画往哪里挂,这个花瓶里应该插什么花……

然后当他决定壁画挂哪里的时候,拎着锤子爬到墙上去钉钉子的那个人当然还是韩越。

当然楚慈也不是完全不进厨房,如果给他时间的话,他能慢悠悠的在厨房里泡一整天,做一海碗玫瑰元宵啊,西瓜雕花啊,草莓酸奶乳酪蛋糕啊,水果馅夹心鲜奶龙须酥啊……

然后那一厨房的杯盘狼藉就全丢给韩越收拾了。

韩越曾经很正式很严肃的提出过抗议,他好歹是个有头有脸有社会地位的男性,一天到晚跟碗筷、抹布、洗洁精打交道是什么意思嘛?!

“……”楚慈沉默了半晌之后,抬起头来看着韩越,心平气和的回答:“你可以选择不承担这个任务的。”

韩越看着他的眼神,突然一股寒意窜上脊椎。

“我可以另外找一个人。”楚慈继续道。

“……”

那天晚上韩越卷着袖子,穿着围裙,吭哧吭哧的洗掉了一大池子碗,劳动积极性汹涌澎湃,英勇的创下了历史新高。

某天晚上楚慈回来跟韩越报备:“明天我不回来吃饭,单位里聚餐,我们部门的都去参加。”

楚慈后来又回到科研所去工作,那个职位还给他留着。虽然他当初辞职过,但是辞职手续被韩越强制中止了,所以其实他一直没有真正脱离那个单位系统。

他本来在单位就是个存在感淡漠的角色,所以他回来的时候也没引起多大轰动。关于楚工病休休了好几年的问题,很多人都只在背地里好奇的探讨了一下,当面还是很诚恳很热情的表达了欢迎的。

显而易见,一个有着一定学术能力、不争功劳不抢风头、默默做事很少说话的青年工程师,绝对不会引起其他同事的任何反感。就算他病休几年才来上班,也不会牵扯到其他同事的派系和利益,所以别人也不会吝啬于对他表示善意。

“怎么又要聚餐啦?不是上个月才聚过吗?”韩越一下子不满了:“你们每次聚餐吃个饭也就算了,竟然还要喝酒,喝完酒还唱歌,一屋子男男女女扎堆似的窝在一起,这不是事故高发区吗?你可是有家室的人了,没事别跟他们那帮小青年在一块儿混闹,影响多不好。”

楚慈默默往周围环视一圈:“家室?……哪里?”

韩越炸毛了:“我啊!有我啊!!你想否认我的合法地位吗?”

“你连碗都不愿意洗。”

“……我这不是每天晚上都在洗吗?”

“可是你不情愿啊。”

楚慈扔下这一句后就自顾自的飘去卧室换衣服,韩越在他身后一寸寸石化。

搞了半天这位祖宗不仅要求人家洗碗,还要心甘情愿的洗,还要兴高采烈的洗,还要满怀着革命热情的洗!

太过分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韩越雄纠纠气昂昂的冲向卧室,进门就看见楚慈光着上身背对着他,一手把衬衣往床上一扔,一手拎起家居T-恤,随便的套在身上。

“……”楚慈换好衣服,转身去厨房找东西吃。路过韩越身边的时候他脚步稍微顿了一下,冷静的提醒:“把口水擦擦。”

韩越石化的身体瞬间碎裂,在风中一一飘散成灰。

“真难看。”楚慈同情的叹了口气。

那天晚上吃完饭后,楚慈照样如姜太公一般稳坐钓鱼台,任他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

韩越小媳妇状收拾了碗筷,又抹了桌子,看着楚慈那安详(并赞许)的神情,突然爆发了一股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巨大革命热情。

他把抹布重重一放,坐在餐桌前宣布:“老子今晚一定要罢工!”

楚慈饭后低血压,正晕晕欲睡的漂浮在云端中,突然一下子惊醒了:“罢工?”

韩越严肃头:“是的!我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那太好了,今晚我要睡十个小时。”

“……喂喂,我不是说那个罢工!这个问题很严肃不可以搞错的喂!”

“那太可惜了。”楚慈一脸真切的惋惜,看得韩越心惊胆战,“好吧,那你是什么罢工?”

“老子今晚决定不洗碗了。”韩越鼓起勇气说:“我决定维护我作为一家之主的尊严和地位!今晚绝不洗碗!除非你给我一个我必须不得不洗碗的理由,否则明天我还会继续罢工下去!”

楚慈冷静的看着他,刚开口要说什么,被韩越急忙打断了:“不准说不洗碗就去睡客房,那个是犯规的!”

“……好吧。”楚慈叹了口气,看上去十分无奈:“那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来定一个公正的赌约,谁赢了谁就可以不洗碗,谁输了谁就去厨房干活,这样总不犯规了吧?”

韩越迟疑了一下:“——怎么个赌法?”

“打牌吧。”楚慈冷静的从口袋里摸出一副扑克牌,其回答之冷静,动作之流畅,让韩越竟然长生了一种“他早就做好准备了吧?!”的错觉。

打牌对韩越来说并不陌生。部队里嘛,有时候在绝密基地一呆几个月,又没有网络,又没有电视,连个报纸都不给看娱乐版,一伙人聚在一起能干吗呢?没有家室的还能搅个基,有家室的只能凑一桌斗地主了。

作为此道高手,韩越瞬间信心百倍,觉得自己真是赢定了。

……然后他们打完第一局。

韩越把牌一撒:“我不认!绝对不认!三盘定胜负!”

……于是他们打完第二局。

韩越暴怒敲桌:“巧合!绝对是巧合!再来一局!”

……所以他们打完第三局。

韩越刚跳起来要咆哮,就只见楚慈冷冷的盯着他。

“言而无信的男人最可耻了。”

“……”

五秒钟后韩越捏着鼻子走进厨房,身后背景是一片巨大的黑色怨气。

万能厨娘韩越同志,请你今天也继续在泡沫和脏碗中加倍努力吧。

话说每晚三局的赌牌生涯持续两个月后,某天侯瑜去部队找韩越,结果见面大惊:“兄台你面色发青印堂发黑,难道是遇上妖怪了不成?”

韩越瞬间青筋直暴:“大仙你真是太准确了,我遇上了一个牌技过人的大妖怪!”

他把最近两个月以来的事情都跟侯瑜说了一遍,从没赢过一次的牌局更是怨念十足的加以重描述。侯瑜听完后摸了摸下巴,感慨道:“我发现楚工打牌确实挺厉害啊,他经常跟人打牌吗?”

韩越摇摇头:“很少,他比较喜欢打游戏。”

“唔,牌技再厉害也不可能稳赢不输吧,这本来就是有机率性的东西。何况你打牌也挺在行的啊,不可能连续两个月,一次都赢不了吧?”侯瑜沉吟了一会儿,突然灵光一闪:“他会不会出千了?”

“……出千?”

“难说啊,楚工那手……啧啧。”侯瑜十分唏嘘的摇摇头,又说:“要不这样好了,我给你一个建议。你不是经常搞到一些带针孔摄像头的钢笔啊,高精密微型照相机啊之类的谍报器材吗?”

“怎么?”

“下次打牌的时候直接在牌桌边上安一个不就结了嘛。事后拿出来好好检查一下,一幕一幕的仔细看过去,要是楚工真的跟你出千,总会有影像录下来是不是?”

韩越一想,咦,这个主意很不错啊!于是当晚就早早回家去,趁楚慈还没下班的时候在餐桌上装了一个。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丫在跟我捣鬼,还是老子真的手气太臭!”韩越拍拍手,竟然还十分得意。

结果那天晚上韩越又不出意料的惨败了。

然后又不出意料的灰溜溜跑去洗碗了。

紧接着第二天,韩越鬼鬼祟祟把安装在花瓶里的微型精密摄像机带到办公室去,一个人看了很久很久。他那可怜的副官几次敲门进去,都看到韩越一人面对着电脑,脸上挂着淫荡的笑容,时不时夹杂着几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老大你该不会在看黄片吧?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你一拿高薪的政府官员却躲在办公室里看小黄片,这是何等的没有下限!何等的惨绝人寰啊!

……你都不知道带我一个看看!

韩越晚上回家,气定神闲的做了饭,气定神闲的吃了饭,又气定神闲的坐在了牌桌边。

仍然是争上游,仍然是三盘两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