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小说-第1章 无端-12小说网

锦瑟小说

第1章 无端(1 / 2)

有人三岁能看老,有人得经历十八变。

看着施无端,就知道毛虫是怎么化蝶的——很多年以后都有人感慨,小时候那么无法无天、顽劣成性的东西,究竟是吃错了什么药,后来就长成了那么一副一张口就满嘴仁义道德、斯文到了有些木讷的人模狗样的呢?

殷晟大陆上,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王侯将相,自来有修仙问道的情结。

当世有修仙者与修道者,修仙者虚无缥缈,多在**之外,人间寒暑阴晴、乱世盛世,概不插手,看的是百岁更迭王朝盈亏之万象,过得是餐风饮露与世无争的日子,比如那与九鹿山玄宗掌门人道祖交情甚笃的江华散人,便是个罕见的修仙者。

修道则分有很多门派,最大、最出名的修道门派有“九鹿山玄宗”“菩提山大乘教宗”“西极谷密宗”和“乐游崖乐游教宗”。

除那教义松散,以致门下修道弟子亦正亦邪、经常因为寻欢作乐做出些惊世骇俗的事的乐游教宗,其他三大门派在凡人心里自然是无比崇高的。

玄宗向来入世,弟子多被教以天下苍生为己任。大乘教宗追求大善,笃信神明,门下弟子不食荤腥,一生只着布衣,平和中正,行善事,为善行。密宗则沉溺玄学,所追求不过“自然”二字,门下之人也大多神神秘秘,轻易不露形迹。

传说修道者千百年寿命不绝,能腾云驾雾、斩妖除魔,朝中文人武将、栋梁之才竟有不少都出自那深山之中的三大门派。

传说皇帝都对这三大宗宗主敬畏有加,不少凤子龙孙、王侯将相之后都挤破了头一般地想进去修习,也要挑根骨悟性好的,才能有幸被收为弟子。

施无端这小子,人如其名,无端走了狗屎运,出生没多久就被玄宗道祖宗主捡回来,不知瞧上了那襁褓中的小婴儿哪里,竟收做了关门弟子,简直是别人一辈子都可遇不可求的机缘,可惜本人是越长越歪,实在对不起这份天降机缘。

他小时候在九鹿山上做下的“丰功伟绩”,说出来那简直是罄竹难书。

那年江华散人到九鹿山与道祖饮酒论道,江华散人自来不拘小节,酒醉后干脆歇在饮水亭小憩,醒来只觉得脸上冰凉,头上生风,伸手一摸,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被人把那一脸仙风道骨的长胡子给剃了干净。

养了将近三百年的胡子就这么被一个豆丁大的小崽子偷走,搭了鸡窝养鸟蛋玩,江华散人暴跳如雷不提,反正挨了板子、还被道祖一怒之下倒挂在饮水亭上供众弟子参观的施无端,自那以后一战成名。

施无端大概从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就是个胆大包天的东西,从狼窝里被道祖捡回来那会,不过是几个月大的小婴儿,却无论是见了大狼还是一大群生人,都只是转着一双大眼睛好奇地东瞅西看,哭也不知道哭一声。

年幼的时候学步,他迈着两条胖嘟嘟的小短腿还摇晃,站都站不大稳当,就开始张牙舞爪乐颠颠地跑起来,照看他的师兄一个不留神,叫他一下摔在地上,圆得看不见骨头的下巴都给蹭破了,他却也不知道疼,不用人扶也不用人哄,像个小肉虫子似的自己爬起来,抬起小圆脸,又给了他心惊胆战的小师兄一个没心没肺的大笑脸,露出空荡荡没几颗牙的小牙床。

稍微大一点,施无端更是过上了每天上房揭瓦的日子。

玄宗道祖,传说活了五百多年,向来是谈吐优雅、一心向道的大智者,一言一笑都叫人如沐春风的那么个人物,偏偏打从收了这个关门小弟子,几百年的修为竟然破了功,据说每个月都要大发雷霆那么几次,打坏个三四把戒尺。

也不知是不是被打得多了,施无端竟给打出了一身铜皮铁骨,闯了祸,道祖一声大喝:“孽障还过来受打!”

他就乖乖地过去,挨上“噼里啪啦”的一顿臭揍,再揉揉屁股,十分混不吝地擦一把鼻涕,继续闹得九鹿山鸡飞狗跳。

按说男孩小时候淘气,实属正常,哪个孩子没挨过几顿板子呢?可施无端这个小东西实在是淘气得出了圈离了谱,仿佛天生少了根筋,不知道害怕似的。

剃了江华散人胡子去搭鸟窝这还是小事,五岁的时候,他赶羊似的赶着九鹿山神兽“青觕”溜出去玩,差点出山,被一群打柴的村里人围着青觕指指点点了半日,才被几个师兄追回来。

六岁的时候和一帮孩子捉迷藏,别人一个没注意,他就跑到了后山那妖物云集的苍云谷,与众小妖嬉戏游玩一番,最后道祖亲自出来搜山找他的时候,竟然心惊胆战地发现这傻大胆的小崽子跑到了大蛇窝里,正裹着一窝赤练蛇大被同眠。

七岁那年冬天,年关祭祖,道祖师兄弟四人请来九天玄火,结果被这小子半夜摸进来,想试试这九天玄火和普通的火烛有个什么不一样,就用偷出的一点火星跟一群半大孩子点了烟花炮仗玩,一不小心走水,把那玄宗祠堂给烧去了半边。

八岁偷偷爬进了道祖同门师妹苦若大师的留风园里,把里面八十一棵“留风盏”全给祸害了个遍。那留风盏三十年开花三十年休眠,传说风过时,闻其香能叫人梦见前世今生,采集蕊间一点露水入口,便如同喝下三十坛烈酒,任你怎么海量,也能醉得不知今夕何夕。

施无端干的事,就是辣手摧花,搬着小梯子爬上爬下,来了个雁过拔毛,八十一株留风盏无一幸免,全被他剃了秃瓢,连折腾再糟践,留风露采集了足足一瓶,折腾了一身大汗,他十分口渴,好死不死地就把满瓶留风露当井水似的“咕嘟咕嘟”一口喝干,之后足足昏迷了大半年,险些把小命都送了。

醒过来以后被道祖押着给苦若大师赔礼,苦若本来脸酸,还在心疼她那园子,一看这原本白白胖胖的小子,才不过半年多的光景,就瘦成了个可怜巴巴的小猴子,下巴尖都好似能戳人,可见也是没少受罪,哼了一声也就作罢。

道祖原以为如此这般地阴阳边界上走一遭,这小弟子心境自会提升,多少知道厉害,该有所收敛了。

谁知道他又想多了。

施无端好不容易娇弱消停了一阵子,玄宗众师兄师叔还道他是改邪归正了,不料又过了两个月,苍云谷谷主——那天狐妖王白紫依便找上了门来,指名道姓说施无端这小不要脸地拐了她幼子。

众人找到饮水亭,发现施无端正一本正经地拉着一个一身白衣的小女孩玩拜堂,那小“女孩”乍看不过七八岁的年纪,一身白衣,一头云鬓粗粗地用银色的缎子挽着,脸颊有些苍白,像也是大病初愈的模样,只是眼角一扫,便媚气横生,一看就是个已经修成了人形的小狐狸精,不知几百几千岁了。

道祖真是愁得头发也白了,不知自己是欠了哪般因果,弄了这么个命里魔障来,只气了个倒仰,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偏偏施无端还大大咧咧地拉着那小狐狸精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师父,您看您看,这是我媳妇。三师兄说了,娶了媳妇就能生小子,生了小子以后就能替我挨揍啦,啊哈哈……哎哟!师父别打,师父……”

打不死你个小孽障,找个狐狸精上门也就算了,连公母都不分!

苍云谷的妖物有天狐约束,一般不出来祸害人间,只是修仙练道,过自己的日子,在九鹿山之邻,向来往来不多,不过也井水不犯河水,那天狐白紫依见施无端只是个屁事不懂的顽童,又挨了罚,被道祖下了狠手打得叽喳乱叫,也不多纠缠,自行带着小狐狸精走了。

为这,以行为不端之名,施无端还没来得从“生出个儿子替他挨打”这个美梦里醒过来,就被打断了一条狗腿,一瘸一拐地足足跪了半年的祠堂。

这年他九岁。

道祖对这关门弟子真是爱之深责之切,放眼整个玄宗,上下几代,没有一个比这孩子根骨再好,悟性再高的。

聪明的时候是真聪明,无论教什么,都能一点就透,最难得的是,对天象算学他竟还有种天生的悟性,很小的时候就能托着脑袋坐在巨大的星盘前,一坐就是一整天,怎么也不烦,只有星盘能克制住他调皮捣蛋。

旁人看起来枯涩高玄的星辰轨迹,他竟能像玩游戏似的一五一十地一板一眼地算,还很有几分痴迷。

可除此以外,他又实在是个祸头,没有他不敢干的事,没有他不敢闯的祸。

九鹿山中提起这位混世魔王,都不觉苦笑——远看像块美玉,近看原来顽石——还是茅坑里的臭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