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小说-第4章 天机-12小说网

锦瑟小说

第4章 天机(1 / 2)

这场突如其来的骤雨还没有一点要停的意思,施无端一摸到星盘,整个人却都消停下来了。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施无端就是个不老实的,学会了翻身,就开始自己往床下滚,学会了爬,房间里的东西就遭了殃,学会了跑之后就更了不得了,简直就是个长了腿的小灾星。要制住他,除非是有人无时无刻地跟在身边,紧紧盯着,随时把他调皮捣蛋的苗头扼杀在襁褓里。

直到偶然一天,道祖发现了他对星盘的兴趣。

无论他在精力过剩地折腾着什么玩,只要有一块星盘,哪怕只有巴掌大,也足以让他消停下来,老老实实地坐在那摆弄半天——即使那只是一块没有星子和星线的石板死物。

山洞里只有雨声、火烧木头的噼啪声和少年手中拿着木头棍、在泥土地上划过的声音。

施无端跪坐在地上,身上还**的,雾气未干的头发披在身后,还有几缕顺着额头鬓角落下来,老实地垂在他圆润的脸侧,脸上的泥巴还没擦干净,干了以后活像一只灰头土脸的小花猫,可他的神色却很安静。

安静得几乎有些不像个孩子了。

幽幽地闪着光的星线像是有生命一样地纠缠在他的手指上,交织出某种难舍难分的繁复,不过半尺见方的星盘上散落着无数颗沙土大的星子,缓缓地转动着,看似一只手便能扶乱,却又隐隐仿佛有一个巨大的、难以想象的推手,永远在后面推动着它似的,谁也无法阻止那星辰的动作,亿万年如是。

不知为什么,白离忽然觉得这个少年离自己好像很远很远,就像地面到云端那么远,怎么伸出手也够不到似的,他便忍不住说道:“你不要算了,怪费神的,我们狐妖一族,哪个稍有修行的没经历过个把天劫呢?熬过去便是了。”

施无端应了一声,手中的小木棍却没停,也不知他听进去了没有。

他手上画着的算式,外人看来复杂,其实不过是刚刚入门一点的“三联算式”,并不算什么,施无端想当然地觉着白离是和自己一样的小孩子,掐掐算算不过活了几年光景,能有个什么前因后果呢,便挑了这么个算法。

谁知片刻后,他皱皱眉,“咦”了一声,脸上的泥巴干了,有些痒,他就用木棍在脸上搔了搔,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怎么会算不出呢?奇怪。”

白离便又道:“那就不要算了。”

他不说这句话还好,施无端小孩心性,平日里九鹿山上的星盘不得随意带出山,好容易拿到一小块,一心想要给对方瞧瞧自己的本事,哪里肯善罢甘休?于是故作大方地摆摆手:“你别急嘛,三联式是给才入门的小孩子练算功的,就算是摸命星,也只能窥到个大概,时常不灵的,等我换一个算法你再看。”

白离张张嘴,没来得及阻止,施无端却已经挥舞着小脏手,把方才写的一堆算式都给抹干净了,以极快的速度,密密麻麻地列了一打叫人更加眼花缭乱的东西上去。白离只见那星盘中的星丝不知怎么的暴涨出来,由静静缠着施无端手指的几根猛地变成一团,全都坠在少年的手指上,不过片刻,施无端的手自手腕往下已经全被埋得看不见了。

那些星盘上的星子发出诡异的光,竟连一边的火光都压了下去,白离往里看了一眼,竟觉得以自己的修为,也能叫那混乱的星际晃了心神去,忙摇了摇头,移开目光,不敢再瞧。

施无端毕竟年幼,算式写了一半,额角便沁出了细汗,悬在星盘上的手也叫那不知从何处涌出来、无止无休一般往他手上缠的星丝坠得有些微颤,那些星丝却自他的手指处慢慢地亮起来,施无端的脸在那光芒的掩映下显出几分青气。

白离看得心惊,觉得那东西像是在吸着施无端身上的什么东西似的,便伸手去抓住施无端缠着星丝的手指。

他才刚碰到星丝,一股大力便生生地将他弹开,指尖烧着了似的灼痛不已,白离低头一看,竟发现触到星丝的手指红肿起来。

他忍不住叫道:“无端!”

施无端却好似没听见,下笔飞快地在地上画着,像是整个人已经陷进了漫无边际的星海里一般。

星算之术虽然在普通人听起来云山雾里的,好似多了不起,其实在修道之人中算不得多偏僻,不用说九鹿山这样的名门大派,便是寻常的偏门小派,也大抵会传授此术。只不过殷晟大陆上修道者大抵偏向“武修”或者“道法”之术,即便打根基的时候,像小时候识字念三字经之类地学一些星算,也不过是皮毛中的皮毛,并不是所有人有这个耐性和天分一窥此门的。

绝大多数修道者一辈子恐怕也只是勉强看得懂“三联式”,听说过最高有五联算法,个别学得好、脑筋活络的,能用“小投石”之术做些寻山找人之类的事。

施无端好容易得了机会,一心想在白离面前显摆显摆,方才一个三联式生生没能联起来,他装得若无其事,其实心里还是有几分懊恼的,于是便列出了他学到现在,最拿得出手的星算密宗的“九星层递式”。

传说这套算式中间千变万化皆天机,饶是他在这方面称得上一句天纵奇才,毕竟年纪小,自己也不过刚刚学起,此刻在喜欢的小姑娘面前,早把道祖嘱咐的“此阵大有凶险,直窥天机,寻常不得擅用”的话给抛到了九霄云外。

白离不懂星算术,可眼见那星盘异状,再一抬头,只见那骤雨不知什么时候竟变小了些,本来是要歇下了,可天却越来越黑,隐隐的闷雷声自远处传来,仿佛含着九天之上的警告似的,哪还能不知道厉害。

翠屏鸟炸开翅膀,拼命地对着施无端扇风,梗着脖子叽咕乱叫。

施无端那傻大胆的脾气上来,从来不管不顾,充耳不闻外面天地变色的雷声,正算到紧要关头,他眉头越皱越紧,只觉从来未曾触碰过这样复杂纷乱的命格,凡人只有一颗命星,不知怎么的,白离竟有两颗,轨迹彼此纠缠在一起,中间划出一道诡异的线,直叫他越算便陷得越深。

星盘上的星子越转越快,星丝几乎要把他的整个小臂都缠了起来。

眼看着雷声越来越响,一道闪电几乎在门口炸起来,叫人眼前一白,白离再不敢迟疑,此时他那化作小女孩的青葱般似的手指上忽然闪过金属似的寒光,猛地挥出手去,电光石火间,竟将钢刀也奈何不得的星丝一下全部截断,随后他人扑向施无端,一把抱起他,往旁边滚去。

就在此时,一道惊雷蓦地打破了白离的封印,不偏不倚正好打在方才两人围坐的火堆旁,星盘上星丝全被闪电光点亮,蓦地收回星盘中,星子亮光暴涨,一时间竟与那闪电光不分伯仲。

施无端这才意识到自己这又闯祸了,呆呆地由着白离搂着他的肩膀,视力自那晃眼的白光里恢复,这才瞧见石头洞府中被雷劈了一道老长的口子,一直裂到他脚踝处,大地都在隐隐地震颤。

他手上的星丝毫无生命力地落到地上枯死了,地上的算式刹那就被刮进来的风雨抹了大半去,翠屏鸟蹦上他的肩膀,在他额头上狠狠地啄了一下,施无端一手捂住额头,无意识地用另一只手拍着白离的后背,口中说道“不怕不怕”,自己脸上却还是呆呆的,没回过神来似的。

白离却拨开他的手,端端正正地跪下来,往北天的方向拜下去,口中道:“幼童无知,冒犯天颜,诸星君息怒。”

然后用蛮力一按施无端的头,施无端“哎哟”一声,不敢反抗,只得顺着他说道:“天神爷爷我错了,你快别打雷啦,看把我媳妇都吓着啦……”

就感觉白离掐着他后颈的手又一用力,把施无端要抬起来的脑袋便又给按了下去,剩下的半句贫嘴话也给卡回了喉咙里。

好半晌,雷声才弱去,慢慢地平息了下来,乌云也开始散开,白离这才松了口气,放开施无端,怒视着他,却见这小鬼正战战兢兢一脸谄媚地看着他,心里那点恨不得掐死他的火忽的就忍不住散了一半去。

施无端见他面色不好看,便讪着脸凑过去,拽拽白离的衣角:“小离子,我错啦,你可别不理我呀……”

白离面带寒霜地瞥了他一眼,沉着脸垂下目光,不去看他。

“哎呀,”施无端就抓了抓头发,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说道,“师父教我这个的时候,也曾帮我护法,叫我拿些他养在后院里的珍禽走兽练过一回,可从来也没出过这么大的动静,小离子,我看你命中双星已是稀罕,一条线自地数穿入天门,方才便是算到那里卡住,怎么也解不开,才见得一点苗头,竟然还引来天雷,分明是警告我说不得看不得……”

白离一愣,抬起头看着他,之间施无端的眉头微微地皱着,一只手指托着自己的下巴尖,这顽童的脸上竟冒出一点说不出的郑重来。

可随后,只见施无端苦恼了片刻便甩甩头,十分想得开地拍拍胸脯,说道:“没事,你不用怕,有我哪,我保护你。”

他话音才落,忽然偏过头去,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有些尴尬地回过头来,擦擦鼻涕,努力地顶着一张小花脸,做出一副“擦干了鼻涕又是一条好汉”的模样,仰着一点下巴,想使自己显得高大一点。

白离就叹了口气,只觉得自己心里最后的那点火气也散了,真不知如何是好。心里想道,这傻小子,什么时候能长大成人呢?

想着想着,再看看施无端那小模样,几乎生出几分快乐的忧郁来。

天终于放晴了,施无端这才背着他的小包袱,胳膊底下夹着不住挣扎的翠屏鸟,和把他送到苍云谷出口地方的白离告别,在翠屏鸟声嘶力竭的挣扎里,蹦蹦跳跳地跑远了。

白离靠在山谷边上,注视着他那上蹿下跳就是不好好走路的背影好一会,直到人影都已经瞧不见了,才一转身,变回了原本的少年模样,对着落在掌中的那条金光闪闪的豆蔻缠怔了一会,转身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