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小说-第9章 地裂-12小说网

锦瑟小说

第9章 地裂(1 / 2)

施无端试着迈了一步,头顶的星盘牵连在丝线上,罩在以他为中心的尺寸方圆之内,然后那六回活阵的竹海石林竟随着他的脚步慢慢地移动开了。

施无端想得很好,等他算出星辰轨迹,然后从现在开始推算那星辰每变动一次,阵法该发生什么变动,那是不靠谱的——他觉着等他的胡子长到江华前辈那么长也算不完,施无端虽然有时候看着像是缺两个心眼似的,但他不傻,小小年纪就在繁琐的算学里游刃有余的孩子必然都不会太傻的——比如,他知道江华这是在坑他。

他思前想后,觉着江华散人怎么也算师父的故交,是长辈,跟翠屏鸟兔子精又有不同,明目张胆地坑回来多有不妥,于是只得叫白离帮着作弊,回来坑这个名为活阵的死物。

白离寄给他的玄铁棒,名字叫做星河杵,乃是一种名叫做“珞铁”的石头做成,九鹿山后山多得是这种黑黢黢的小石头,一般是没什么用,除了能感应星辰之力,吸收些许微光,能闪闪发亮做些玩物。有小妖初生的时候,父母常常收集这种石头碾成粉,洒在洞府上下,幻化出银河的模样,逗幼崽玩。

施无端那星盘自从吸了荒庙里厉鬼婆的精气,就像平添了些许野性似的,他道行不够,操控起来颇为力不从心,虽则寻常卜算没有多大问题,要随意操控盘中星子就费劲了,于是叫白离做送这么个东西过来做辅助之物。

星盘推演天机,无数沙硕可如九天星辰,施无端把星盘悬到头顶,便是打算用这东西骗过六回阵,做那么一个“伪造”的天机,好觉那些讨厌的竹子石头乖乖让路。

别说,这么一试,真就行了。

“大火之南,太阴蚀其光。”施无端沾沾自喜起来,胆子越发大了,随着星盘上沙硕的慢慢移动,竹海中间隐隐劈开一条坦路。他一路直行,走得不慢,随时调整头顶上的星盘,丝毫没有遇到什么阻隔。

忽然,大地却不知为什么,隐隐地震动起来,远方的山脊上传来“隆隆”的声音,仿佛含着一股子震怒之意似的。

一人一鸟正走在六回阵中间,翠屏鸟原本很怕这个阵法,从迈进来开始就老老实实地窝在施无端怀里,这会却忽然魔障了似的,拼命地从他怀里挣扎出来,伸着脖子一声一声凄厉地尖叫,把施无端吓了一跳,再低头一看,只觉得翠屏鸟那乌溜溜的眼睛里竟然泛起了些许红光一样。

他有些不明所以地拽住大鸟,生硬地抚摸着它的头,低声说道:“哎,你别叫啊。”

翠屏鸟却像玩命了一样,一边尖叫一边扑腾,施无端人小力薄,几乎要按不住它了。

就在这时,大地那由远及近的震颤终于到了他们脚下,山峦崩塌,施无端站立不稳,直接被掀了个跟头,翠屏鸟不叫了,吓死了似的,浑身抽搐地伏在他怀里。

施无端却没心没肺地眨巴眨巴眼睛,说道:“哎哟,怎么地震了?”

他虽然不明所以,可反应不慢,只听一声巨响,一块大山石被震下来,顺着山壁直直地砸下,施无端敏捷地抱起翠屏鸟往旁边滚去,一脚踩在一棵竹子上,将那竹子踩得弯了下去,随后被往外弹开,大石砸在他方才站立的地方,竟砸了个大坑。

施无端想了想,五指抓了满把的星丝,往下一拉扯,将那被狂风吹乱的星盘拉下来,抱着翠屏鸟一起钻到了那块巨石下,把自己缩成一个小团,躲起来。

地震愈加严重,那困得人头晕眼花的六和阵转眼便被山顶上冲下来的石头给冲毁了,可见这精妙绝伦的阵法也终究是人力所为,不可抗拒这天降的大难。

施无端却没有这种敬畏天地的心思,反而有些小雀跃,自语道:“早知道地震,我便不准备这么多东西了。”

就在这时,身后的巨石忽然动了一下,原来是大地裂开了,巨石再次滚动,眼看要把他们压成肉饼,施无端蹿起来,叫道:“娘耶!”

他撒丫子没命地往前跑去,巨石就在他身后追起来,一路连滚带爬不亦乐乎,身上的衣服很快变成了丐帮风格,跑了一刻,他看准了一边山壁上长得一棵大树,所幸轻功底子还算有一些,便像个小猴子一样,猛地蹿上去,一把吊住一棵伸出来的大枝,一个跟头翻了上去。

那追杀他一样的大石头就“轰隆隆”地滚下山了。

施无端松了口气,小死狗似地趴在了树枝上,拍拍胸口,颇没诚意地说道:“吓死我了。”

这一路狂奔,身上大大小小地蹭出好多伤痕,特别是胳膊上,被什么东西给划了一条挺深的血口子,流了不少血。血水慢慢地顺着他的衣袖流下来,一滴一滴地落在了星盘上,那星盘发出鬼气森森的微光,好像个贪婪的怪兽似的,将他流下来的血吸了个一干二净。

这回连施无端也看见了。

他皱皱眉,直起腰来,小心地把流下来的血抹净,低头看着星盘上自己搅动起来的星子,忽然觉得有些怪异,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心里那种小野兽一样的直觉还没有退化,他感觉到自己这块星盘和师父院子里、九鹿山仓库里的所有大大小小的星盘都不一样。

九鹿山的星盘一般沾得根正苗红的玄宗气派,大抵雍容中正,可是施无端觉着自己这块,自打吸了那厉鬼精魄以后就长歪了,这么捧着,便让人觉得它生出了一丝诡异的魂魄似的,带着说不出的一点戾气。

然而就是那股戾气,偏偏他却还觉得亲切。

施无端经历了这么一场变故,精力耗尽了,见这么一折腾,自己已经出了六回阵,估摸着江华是找不着自己了,便缩在林子里,把星盘和星河杵都收了起来,松开翠屏鸟,抱着大树枝睡着了。

他一觉睡到第二天清早,摘了几个树上的野果,啃了两个,将剩下的揣上,看了看江华散人没有要追上来的意思,于是整理了包裹,带着翠屏鸟,踩着满地疮痍,悠然下山了。

江华其实在施无端走进六回阵的时候就知道了,他还没来得及掐算出这小鬼是怎么破阵的,便感觉到了地裂的动静。鹤童罕见地失了仪态,面色惨白地冲进来,吓得几乎话不成音:“仙、仙长,地、地……”

江华不敢怠慢,一挥手袖中一道青光,将整个院子裹住,他养得几只小妖全都惊慌失措,便是鹤童也变化成了原型,动也不敢动一下地蜷缩在江华脚边,瑟瑟发抖。

动物们有了灵智神识万分不易,是千百年来苦苦修行而成,经历过无数劫难,方能幻化出人体,它们知道挨饿的滋味、被天敌追赶的滋味,严寒干旱的滋味,对天地震怒降下的灾难有种本能的敏感和惧怕,那是生死边缘无数次才有的、发自灵魂深处的敬畏。

这地裂起得突然,道祖将弟子托付给自己,江华唯恐施无端出了什么事,他修仙年头已久,神通手段自然是不缺的,将宅院护住之后,便艺高人胆大地不顾晃动的大山,出来寻施无端。

直到地裂已经平息,他瞧见小鬼安安稳稳地趴在大树枝上睡觉,江华才松了口气,方要靠近过去,才迈开一步,忽然,施无端背在背上的包袱里发出一道青光,阴沉沉地,竟像是要阻住他去路一样。

翠屏鸟从树枝上飞下来,落在了江华散人的肩膀上。

江华皱皱眉,闭目掐指片刻,半晌才睁开眼睛,看着那抱着树枝睡得流口水的施无端,收回了脚步,叹了口气。

翠屏鸟轻轻地用脑袋蹭蹭江华散人的侧脸,江华便伸出手,拍拍它的头,低声道:“古人告知吾辈,‘知天易,逆天难’。这小子才多大的年纪,尚不知何为‘命术’,就胆敢以星盘沙硕假充星辰天意,骗过六回阵,他……唉!”

翠屏鸟“叽咕”一声,颇有些忧虑地看了施无端一眼,又讨好地用头蹭了蹭江华散人。江华叹道:“你不必如此,我不过一介出世之人,三千弱水,我只得在岸边看着,不得沾染,今日机缘巧合,山峦崩毁,他破了我这六回阵,可见将来于这世间,不是大福,便是大祸,不是我管教得了的。”

翠屏鸟有些急,扑腾了一下翅膀。

江华却将翠屏鸟放开——在施无端背后那篇暗淡阴沉的青光之中,他方才一闪之间,便瞧见了千丝万缕的线,它们将还是个孩子的施无端和山下大千世界紧紧地绑在一起,缠得太紧,以至于他也分不出个前因后果来。

他说过六回阵破,便放这小子下山,如今六回阵已经被毁掉大半,不是天意么?

江华摇摇头,转身走回了自己的山院中。

施无端优哉游哉地下了山,一路向人打听,没钱了便在路边摆个小摊,摇头晃脑地给人算命,他小小年纪,报喜不报忧,嘴甜面乖,有的没的胡说一通,还真哄了不少人上门,就这么连玩再闹、兴高采烈地回到了九鹿山。

他站在山下,心里的思念这才都冒了出来,只觉得回家实在太好了,便得意忘形地在山脚下大喊一声:“师父!师父!小离子!我回来啦!”

当然——九鹿山山高云深,没人听得见。他也只是抒发一下自己的思念之情,随后抹了一把额上的汗,屁颠屁颠一路小跑地就上了山。

施无端实在心花怒放,以至于没有留意到九鹿山下的村舍中寂静得吓人。他匆匆忙忙地路过,一心只想着跟道祖显摆显摆他破了江华六回阵的丰功伟绩,以至于竟没有发现,这平时热热闹闹鸡犬相闻的村郭中,竟是鸦雀无声,人影子都不见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