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小说-第19章 颜甄-12小说网

锦瑟小说

第19章 颜甄(1 / 2)

那朝中来人,正是当年山灯借运,死于九鹿山山巅的帝师颜怀璞之子,颜甄,官拜上公,后人每每言及此人才华,都说更胜于其先人。

而此时,颜甄在看一个人,坐在九鹿山一代弟子末席的一个少年。

太傅大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注意到他的,很多年以后回忆起来,颜甄觉得那可能真的是某种宿命,推着他的脑袋,让他的目光落在那个人身上。

场中十分热闹,玄宗高徒比别的自然是不同的,当中不乏有真本事的人。

虽然知道的人很少,但颜甄本人就是个修道者,只是早年是出身西极谷密宗的。密宗与玄宗的修道之路还是有些差距的,然而颜甄也不否认,西极谷是真的比不上九鹿山的风光无两,也没有这许多争气的后辈。

看一个门派未来如何,一方面是看谁当家,一方面也是看后继是否有人,头两天上,颜甄便暗暗瞧上了几个玄宗后人,叫过来问话,一个个的也不显怯场,对答如流,端是文武双修的。

述武大会到了第三天,更是将近高/潮,压轴的人物出场了,这回上台试手之人不再是后辈,而是玄宗一代弟子了,甚至十二真人也上台捧场。

到了这时候,那独自坐在那里,像是屁股上像是抹了浆糊一般不动如山的施无端就颇有些显眼了。

碧潭交代过,谁也不得招惹施无端,掌门撂下话,自然没有人为难他,施无端就颇为无聊地坐在那里吃吃喝喝。心思不知跑到了几万里以外的地方,便是那“十二真人”中半崖的得意弟子蒋崇文祭出莲台幻象,惊艳四座时,他也只是轻飘飘地扫了一眼。

幻象之术是玄宗一个非常特殊的秘技,千年前由开山鼻祖所创——幻象之中一草一木都可能是真的,也都可能是假的,雨雪可以同时落下,天地能够合为一体,关键看制作之人能不能条分缕析地造出毫无矛盾的“规则”,若是能,“幻象”就成了“真实”,可以永远稳定地保存下去。

然而幻象之术,这些年却终于还是渐渐没落了。

施无端虽然不通幻象之术,却精研星算学,就是道祖留下的大阵,也叫他心里明白了个七七八八,对于“规则”的学问,自然是有别样的理解,他一眼扫过去,就瞧出了蒋崇文这“莲台”里的漏洞——莲台升起,花瓣凋落,蒋崇文为了好看却不叫它掉下去,而是悬在空中,莲花上的水珠却扑簌簌地往下落。

施无端木着脸想到,原来是个轻重也不分的蠢材,趁着所有人都大惊小怪地沉浸在这个他估算着弹指间就会崩溃的幻象里,施无端飞舞着筷子一通狂扫,将桌上爱吃的东西都扫到自己这边——不吃白不吃。

碧潭对他极好,饮食上不曾亏过他一点,山珍海味时令果蔬从来都只有他吃不了的,然而再怎么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施无端心里也明白,碧潭给他的吃食都是普通的吃食,山中珍贵草药,有助于修行的,有助于练气的,有助于清心的,旁人当成咸菜吃的草药,这五年间他没见过一根。

他那个碧潭师叔啊,心思实在是细密,可惜不够狠。

施无端嚼着难得碰到的苦涩的凉拌石隆草,心里想道,碧潭师叔了不起,可惜不够狠,时不常地还喜欢留恋个旧情,关心个名声,半崖师叔是够狠,可惜脑筋有限,翻不起大风浪,这两人若是能合二为一,自己坟头上的草估计都几尺高了。

颜甄就是这时候注意到的施无端,他自然也瞧得出这幻境保持不长,可幻象之术本身就是绝学,能弄出这样栩栩如生还滴着露水的莲台,叫它在人们面前瞬息枯荣,本身便已经是非常了不得了,其他人都恨不得少看一眼,那孤零零坐在席上的少年却明显对石隆草更加爱惜一些,头也不抬。

颜甄远远地看了他一会,便忍不住问旁边的碧潭道:“那少年是什么人?他做什么不上场?”

碧潭忙答道:“那是我的小师侄,是我师兄——本门前掌门人的小弟子。他……身子骨不大结实,不宜习武,倒是书读得多些。”

颜甄心里一动,便道:“哦?这新鲜,倒是长得好相貌,你将他叫过来我瞧瞧。”

碧潭皱皱眉,抬头扫了颜甄一眼,迟疑了片刻,说道:“这……太傅,我这师侄资质有限,年纪又小,恐怕冲撞了大人……”

颜甄笑道:“我难道还能和这么半大的小子一般见识么?只管叫过来。”

此时场中莲台幻象已经崩溃了,花瓣和水珠全都像是琉璃做的,一声轻响便碎在了众人面前,好些修为稍低的人这会才回过神来,叫好声四下响起。

施无端得了碧潭的通报时还微微怔了怔,抬头望向颜甄,只见颜甄对他遥遥举起酒杯,似有相邀之意。

他一边心中飞快地盘算着,不知这老男人无事对自己献个什么殷勤,一边慢吞吞地站起来,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也叫他做得拖泥带水,仿佛站起来要花他一年的时间似的。

碧潭终于看不下去,忍不住轻咳一声,施无端就面无表情地转过脸去,故作关心道:“快入秋的天了,师叔保重身体啊。”

——如果九鹿山不是万里碧空层林苍翠的话。

苦若皱起眉来,明显警惕起来。施无端好像一步一坑似的“挪到”了颜甄面前,半崖远远地瞧见这两人一坐一站,一问一答,那颜甄脸上还似有笑容似的,便轻轻地对旁边的赵承业招招手。

赵承业低下头来,将耳朵凑到他嘴边,问道:“师叔?”

半崖轻声道:“你师父太过宅心仁厚,他不听我的劝啊。”

赵承业一怔,抬头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见他正紧紧地盯着施无端的背影,便明白了半崖是个什么意思。

只听半崖接着道:“承业啊,你可要助师叔一臂之力。”

赵承业目光一闪,片刻,低声道:“是。”

(补全)

等到施无端眼观鼻鼻观口、老老实实地站到了颜甄面前的时候,那位徒手捏造了一把莲花的高人已经下台很久了。

颜甄手中端着小盅,细细地打量着面前的这少年,他觉得有些奇怪——尽管玄宗高徒一个个都相当拿得出手,在他面前也是不卑不亢的,可没有一个人像施无端这样。

颜甄感觉……这个少年,他好像不大乐意跟自己说话似的,带着一点说不出的厌倦。

颜甄习惯性地用长辈对后辈的语气问了几句话,诸如“叫什么呀”“你几岁了”之类,他就发现这个少年有那么点“行将就木”似的意思,问他多大年纪,他也要眼神迷茫地沉默半天,最后还迟疑不定吞吞吐吐地说道:“十……十六?大概是吧?”

大爷,您问谁呢?

颜甄轻轻皱皱眉,又耐着性子问道:“我听你师叔说,你喜爱读书,这倒是难得,平日里都读什么书?”

“好多。”施无端道,就没了下文。

颜甄眉心一跳,纵然他涵养良好,有生以来也是头一回被人这样漠视,碧潭在他身后,闻言忙瞪了施无端一眼,施无端瞧见,便又慢条斯理地接道:“就是都不大记得了。”

颜甄哑然,感觉这少年是有点傻。他也认为自己是魔障了,怎么会突然想起来叫这个人过来说话呢,便摆摆手说道:“你去吧。”

施无端刻刻板板地长揖拜退,活像个牵线的木偶人。就在这时,颜甄瞧见了他那双始终低低地垂着、就没抬过几次的眉眼。颜太傅阅人无数,他一眼就看出,这少年的眼神绝对和“傻”沾不上边。

这个人平静,好像是看穿了什么似的那种平静,然而又毕竟年轻,那种平静并不是一潭死水,里面藏着遮掩不住的暗潮汹涌似的。

一个人的心有多大,有时候看他的眼睛能一窥究竟,颜甄只觉得,整个玄宗上下,只有这一个少年,仿佛有一双……装满了漫天星辰一样的眼,便忍不住叫住他道:“你说你叫做‘无端’,是取的‘环环无端’之意么?”

是“无中生有”的“无”,“莫测端倪”的“端”,施无端心里想道,嘴上却一本正经万般无趣地说道:“不敢擅自揣测先人的意思。”

颜甄却看着他问道:“如今你师父已经故去,颜某虽不才,早年也曾拜入过道门,略略有些心得,不知你可愿改投我门下?”

这话一出,周围几个听清的人都是一惊,碧潭的目光顿时沉了沉,微微眯起眼睛望向施无端。

施无端的脚步却只是微微一顿,抬头略有些不解地看了颜甄一眼,他这时才看清颜甄的模样,只觉这人年纪其实不大,瞧面相约莫也就是三十许,两鬓却已经发灰,隐隐带着些许憔悴,像是用心太过的缘故。

然后他惊异地想道,这老头有毛病么?

接着,施无端便毫不犹豫地躬身道:“弟子自知资质太差,师父在世时不止一回说过,我是那个……什么墙,涂都不用涂,文不成武不就,连夜里睡着了打呼噜都比别人慢一些……”

他说到这里,好像故意表现一下自己比较傻似的,停顿了好一会,仿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又抬眼望向碧潭真人,问道:“是吧,碧潭师叔?”

碧潭忙抹汗道:“见笑,见笑。”

颜甄看着施无端,见他表情坦荡,分明避之唯恐不及的模样,心中便忍不住升起一点怒气,心道天下不知多少挣着抢着要拜入他门下,偏还有这样不知好歹的。

他又有些失望,不愿意再叫施无端碍眼,便摆摆手,叫他自己离开,不再言语了。

施无端老牛拉破车似的转过身去,慢腾腾地挪回了自己的座位,继续埋头苦吃。

那一刻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只瞧见那少年人脸上满满地都是与他年龄不符的木然之色。

碧潭作为玄宗掌门,自然是要陪着贵客的,然而述武大会到了第三天上,弟子们也不像一开始的时候拘谨,氛围开始活络起来,规矩也慢慢散了。

施无端所住的小院子向来是无人问津的,只是前掌门故居之地,原先小路上是有一处守卫的,碧潭不知出于什么考量,一直没撤,虽然松散,但进出是什么人,还是有数的。

而这日,守卫终于被热闹吸引走了,所以夜里几个人上来的时候,像是入了无人之境一般地进了道祖原来住过的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