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小说-第24章 故人-12小说网

锦瑟小说

第24章 故人(1 / 2)

崔王爷咬牙切齿地说道:“再给你们带上十石粮草,顾将军看……”

施无端却好似完全没听见崔王爷说话似的,转头问顾怀阳道:“大哥,你们当年闹饥荒的时候那歌是怎么唱的来着?我唱给王爷解闷听听,是什么‘狐狸不进房,地里闹大荒……’”

崔王爷火了,使劲一拍桌子,盘子里的酱汁都流出来了。

顾怀阳就在施无端的后脑勺上打了一巴掌,骂道:“王爷面前怎能出言无状?”

施无端木呆呆地看看他,又看看崔王爷,半晌,才说道:“哦——我就是看王爷这院子里也没有唱小曲的,随便哼两句给大家下酒。”

顾怀阳呵斥道:“别说废话,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

施无端眨眨眼睛,可怜巴巴地道:“吃不下了。”

顾怀阳瞪了他一眼,说道:“吃不下慢慢吃,不许说话!”

崔王爷正待发作,拐子张却在桌子底下偷偷拉了他一把,捋着山羊胡说道:“我看,王爷拨十石粮草给顾将军,是有些少,不如再拨十石吧?”

施无端就用筷子戳戳碗,委委屈屈地说道:“大哥,我真吃不下去啦,肚子都撑圆了。我瞧王爷和军师也不要客气啦,少吃点就少吃点嘛,天天饱食终日的,人就容易犯懒,人一懒就不爱动,什么都不想干,譬如也不想造反了,也不想投靠反贼了,也不想……”

崔王爷咬牙切齿地说道:“拨粮草三十五石,不能再多了,没多远的路,辎重多了反而麻烦,打下古吉,自然有兄弟们吃喝的地方。”

“是是。”顾怀阳陪笑道,“王爷真是太慷慨了,大肚能容,绝对是成大事者不惜小费,他日必当名留青史,有一番大作为啊!”

这马屁拍得响,崔王爷面色稍缓,认为还是和顾大将军说话比较投机。

谁知施无端又摇头晃脑地叹了口气,崔王爷听到他发出声音,便觉得肠胃抽筋,才想装作没听到,只听施无端说道:“大哥,王爷如此看重你,你可不要让他失望啊!”

咦?怎么说了句人话?崔王爷疑惑地转头看向施无端。

施无端继续说道:“万一我们打不进古吉县城可怎么办呢?我听说那古吉王人有小塔那么高,脚跺在地上都能把人给颠起来,长了铜铃眼、白虎面,还有一张血盆大口,脸上的胡子像是钢丝一般,寻常刀剑砍不断,能令小儿夜啼也停住……”

拐子张打断他,干咳道:“施小英雄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

“哦。”施无端住嘴了,嘬了一口小酒,“我听说王爷这里有几辆投石车,设计得十分精妙,巧夺天工,想借来一用。俗言道,酒壮怂人胆,我等怂人,还是多带些家伙上阵踏实,也省得丢了王爷的脸呀。”

那几辆投石车是崔护特意找人打造的,宝贝得什么一样,听闻这样蹬鼻子上脸的话,鼻子都叫施无端给气歪了,“腾”一下站了起来,忍无可忍,指着施无端道:“你这……”

顾怀阳一把拖起施无端,不由分说地便拉着他往外走,飞快地说道:“多谢王爷款待,舍弟缺管教,实在不像话,末将这就把他带回去好好教训一番,告退了。”

施无端被顾怀阳一只手捂住嘴,一边还扑腾出来,挣扎着回头喊道:“张军师,我那鸡腿,我那鸡腿别忘了——”

在王府打劫一番的顾怀阳和施无端并肩走了出去,到了大街上,顾怀阳才在施无端脑袋上轻轻掴了一下,低声道:“你没完没了地跟他讨价还价,这到底是在崔护的地盘上,把他惹急了怎么办?”

施无端慢悠悠地踱到路边的小摊子上,买了一包点心揣到怀里,说道:“跳墙呗。”

顾怀阳皱眉道:“还吃?刚才吃了那么多没饱?到底是我挨过饥荒还是你挨过饥荒?怎么总跟饿死鬼投胎似的?回去叫四娘给你好好看看,吃那么多东西都吃哪去了,瘦骨伶仃的,别是身上有别的毛病吧?”

“饱了,买回来磨牙。”施无端道,顿了片刻,又解释道,“你放心吧,崔护那蠢材是个什么货色,我心里有数。四姐姐都说了,他是‘熊心兔子胆,眼大肚子小,狗揽八泡屎’的。没有打仗的本事,仗着眼下世道乱,偏安一隅当土皇帝还不满意,总想多占几个地方,做他的皇帝梦。他哪里舍得动手,还生怕我们到时候倒向古吉那边呢。”

顾怀阳点头道:“也是有理,我瞧着这崔护也不顺眼很久了,既然这回他出血,咱就照单全收,先占了古吉再说,回去叫上你三哥他们,看看这一仗怎么打。”

施无端应了一声,像个耗子似的用硬邦邦的酥饼“咯吱咯吱”地磨着牙。

顾怀阳又看了他一眼,忍了半晌,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道:“回去记着漱口,我看你那口牙实在劳苦功高,冲这么磨,铁杵都要磨成绣花针了。”

施无端就叼着酥饼弯起眼睛笑了起来,嘴角沾了好多碎饼渣,左颊上露出一个小酒窝,真是怎么看怎么惹人喜欢,一点也看不出方才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无耻来。

可是等他们挥师到了古吉的时候,才发现这场仗压根不用打——所谓的“古吉王”其实只是个大混混,大概也是看到眼下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无法无天,今天冒出三个王爷,明天冒出两个将军,心里十分痒痒,便纠集着一群他自己的兄弟们,闯进了城主家里,深更半夜地打了人家个措手不及,杀人夺印。

本来古吉城便人心散乱,他这一手竟非常容易,容易得连古吉王自己也没想到。

然而他这王爷瘾还没过完,便听说大事不好,安庆王崔护派了军队来讨逆。古吉王心想,自己造反都成功了,想来也是个英雄人物,便组织人去迎战。他站在城墙上,听着猎猎的风吹打着墙头上的旗子,心中忍不住升起一股子热血雄魂来,仿佛争霸天下的路便要从此开始。

谁知这梦还没做完,他便瞧见了远处黑压压一片开过来的安庆军。

这古吉王不过是个大混混,斗大的字不过两筐不满一筐晃,行军打仗之事更是狗屁也不通,哪曾见过这样的阵仗,登时站在城墙上软了,裤裆里湿乎乎的一片,竟是尿了。

他那得意干将、地痞出身的王二狗王将军一看,知道大势去也,心思一转,便从古吉王后面偷袭了他,将他一刀捅死了,然后往前一扑,直挺挺地跪下,双手高举,中气十足地朗声叫道:“逆贼已死,末将王二狗恭迎王爷入城!”

他连来的是谁都没弄清楚,便稳准狠地一刀结果了前主子,无论是兵临城下的顾怀阳等人,还是城上守军,都目瞪口呆地瞧着这百年罕见的一幕,竟一时没人反应过来。

片刻,还是施无端在骑在马上,用他那当做装饰品从不出鞘的佩剑戳了孟忠勇一下,孟忠勇这才反应过来,喊道:“你娘的,不开城门我们从何处进去?”

那城上杀人的叫道:“是是,末将这便去开城门!”

城上守军彼此看了看,“王爷”都叫人一刀宰了,还守个什么劲呢?只恨自己反应不够快,没有赶上头功,于是也一窝蜂地散了,争先恐后地去开城门放吊桥,将顾怀阳放了进来,古吉便这样不费一兵一卒地给拿下了。

顾怀阳一行还未曾从这样轻易的胜利里回过神来,便听一边的施无端叹了口气。

李四娘问道:“小猴儿,你又怎么了?”

施无端犹豫了片刻,叹道:“可惜可惜。”

“可惜什么?”孟忠勇是个急性子,“你怎么放个屁还要拖三段?有什么话能不能痛快点说,叫我们都多活几年吧!”

施无端悠悠地看了他一眼,仿佛郊游似的让马小步颠着过了吊桥,说道:“我之前怕古吉难打,去找崔王爷借投石机,谁知他不肯借。我便误会了王爷,以为他是故意刁难大哥。”

顾怀阳呛咳了一声,正直地双目平视前方。

施无端于是继续道:“看来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啦,唉!走之前我还惦记着这件事,看着王爷这样嫉贤妒能,心里很难过,一难过,便给了王爷看库房的小赵哥十两银子。那小赵哥是外乡流落到安庆的,早不想干了,可又没攒够盘缠,我给了他盘缠,托他临走的时候趁着天干物燥,给库房放把火。”

孟忠勇和李四娘都面有菜色地望着他。

顾怀阳回过头来恶狠狠地道:“小六闭嘴,跟上!”

施无端面带愧色地摇摇头,闻言跟上了。

隔日,古吉附近三个小县城以及八个村子正是群龙无首的时候,听闻这边来了队伍,便都前来投诚。

又过了几日,正赶上估计城每月初一十五的集,大街上端是个车如流水马如龙,摩肩接踵情景。

城中守卫都换了他们自己的人,施无端没事做,便上了街东游西逛。

突然,他瞧见不远处有一个小摊,卖的是山林中的活物,排开的小笼子里山鸡、松鼠、兔子什么都有,施无端的目光便落在了一只兔子身上。

不是他眼神好,是那兔子实在太引人注目——肥头大耳简直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竟有小狗那么大,旁边的兔子和它比起来都像一群吃不饱的小崽子了,它在别的兔子游刃有余的小笼子里连身都转不开,竟还能津津有味地啃着菜叶子,将心宽体胖阐释到底,路过的人无不要指点品评一番。

施无端不错眼珠地瞧着那只兔子、以及它飞快蠕动的三瓣子嘴,竟微微怔了片刻,心中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脸上却露出一个笑容来,他从人群中挤了过去,隔着几步便开口道:“老板,那个……”

谁知就在此时,一个人先他一步,提起了装着兔子的笼子,拎在手里端详着。

这是个白衣的男人,有个长身玉立的背影,与这来往市井中人竟是泾渭分明的,施无端一皱眉,挤过去,在这男人身后轻咳一声,问道:“这位兄台也是想买兔子么?”

白衣男人偏过头来,露出一张俊美无俦的脸,正好对上施无端的眼睛,施无端剩下的话音便全部卡到了嗓子眼里,两人同时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