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小说-第30章 布局-12小说网

锦瑟小说

第30章 布局(1 / 2)

夜半的时候,一道黑影极快地从施无端的窗外闪过,整个院子除了雪落的声音外,寂静一片,那道影子就好像是从房顶上落下的积雪一样自然而然,本来不会有人注意到,然而白离却睁开了眼。

他眼中没有一点睡意,就像是从未睡着似的。

白离低头看了施无端一眼,后者睡着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往被子里缩,人已经溜到了枕头下面,窝着脖子,他也不嫌难受。

白离把被子往下折了折,叫他的下巴露出来,过了一会,施无端就好像不舒服似的,随着又缩了下去。白离露出一点笑容,然后轻手轻脚地爬起来,手指在床边的“灯”上拂过,看着那“火苗”更大了些,他这才把被子拢了拢,却不从门走,仿佛唯恐风进来带进寒意似的,像个幽灵一样,竟从墙中穿过去了。

寒风和黑夜,仿佛是他本源的东西,白离走出了那温暖的房间,便像是进了另外一个世界,他微微抬起头,眯起眼睛,忽然伸出手去,五指狠狠地收缩,那道黑影便不知怎么的,轻易地落入了他的手中,现了原形。

那不能说是一个人,“他”的身体仿佛是虚幻化作的,被白离抓在手中,就如同一块布,他有脸,有脖子,甚至有身体和四肢,五官居然也能称得上是俊美的——如果不是随着寒风微颤,时常移动位置的话。

那布片人张开嘴,却不敢发出声音,即使难以辨认,仍然能看出他的表情极为惊惧,白离看着他,几无声息地说道:“我警告过你,在这城中不准再跟着我,若再跟我一步,便杀了你。”

布片人终于忍不住发出声音了,然而从他嘴里吐出的却并不是人言,而像是人浸在水里吐泡泡的那种咕嘟咕嘟的声音。

诡异的是,白离竟然“听”懂了,他表情一丝不变,冷冷地说道:“我自有主张,什么时候我的决定也轮到你来置喙了?”

布片人停止了挣动,口中的咕嘟声也慢了,脸上竟浮现出不容错认的担心神色,白离打量了他片刻,终于松开了手,叫那布片人轻飘飘地落到他面前,双手背到身后,他语气不变地说道:“我知道了,你可以滚了。”

布片人全身都是黑色的,不知道他那柔软的双腿是怎么叫他在瑟瑟寒风中站起来的,远远看去,他就像是一面可怜兮兮的黑幡,被不知道隐藏在那里的一根木棍戳住,猎猎作响,却不能随风而去。

布片人飘近白离,他的脚拂过地面,却没有在雪地上落下一丝痕迹,他大着胆子揪住了白离的衣角,软软地咕嘟了两声,白离一甩袖子丢开他,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说道:“别做不该你做的事,给我安安分分的,过些日子我便离开古吉,还有……别打他的主意。”

布片人退后一步,往施无端暗了灯的房间扫了一眼。

白离不耐烦道:“快滚!”

随着他这一句话,一股仿佛刀刃一样的风从他身上凌厉地盘旋出去,布片人竟被他弹飞了,狼狈地在院子里滚了几下,漂浮在空中,随后他终于知道惹怒了白离,在风中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白离站在院中,雪仍然未停,然而雪花却也仿佛知道厉害一样,悉悉索索地下着,却一片也不敢落在白离身上,他站在那里,周遭便是一片虚无。

他伸出手,白皙的胳膊从袖子中露出来,上面竟慢慢浮现出一层漆黑的纹路,像是他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了血肉,每一条该流血的血管里都留着这种漆黑的东西。

然后原本安分地拖在他身后的影子再次“站立”起来,它们渐渐包裹了白离的全身,他整个人看起来便好像这么凭空“消失”了一样——比刚才那煤球一样的布片人还要黑上几分。

白离神色漠然。

与他一门之隔的施无端静静地睁开眼,他的呼吸一点也没有变,除了那双睁开的、极清明的眼睛,他和睡着的时候没有任何区别。

施无端看着被什么惊动了一样的暗色火苗疯狂地摇动起来,暗淡的火光映在他的瞳孔中心,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没有多少天,果然如顾怀阳估计的,安庆王崔护坐不住屁了。

收到“安庆王挥师”的消息,顾怀阳便把他的兄弟几个人都叫了过来,开了个会,要商讨一下这个事该怎么办。

孟忠勇直抒胸臆地说道:“揍他老娘的。”

一山不容二虎,顾怀阳也感觉自己翅膀有点硬了,应该到恩将仇报反咬一口的时候了。

李如霜却说道:“明着打恐怕不妥。崔护虽然也是自立门户,但好歹是朝廷招安过的,我们就算能明目张胆地宰了他,也不大好交代,招来官兵就不划算了。”

顾怀阳却一点也不着急,主意基本是他想出来拍板的,崔护派来的人是他出钱哄住的,逃回去报信的人也是他放回去的,早就心里有谱,如此这般地计划一番,便给兄弟几个各自分派下了任务去。

只说得孟忠勇一会手舞一会足蹈的,像个大马猴似的上蹿下跳,乐得不知道怎么好。然而陆云舟却望向顾怀阳,问道:“大哥这一回是打算接受朝廷的封号么?”

顾怀阳迟疑了片刻,随后点点头。

孟忠勇脸上的傻笑还没来得及收回去便扭曲了,他瞪着一双大眼睛,使劲一拍桌子,质问道:“什么?大哥要被狗皇帝招安?那怎么行?咱们原来带着几个弟兄没刀没粮的时候都没受过这等鸟气,凭什么如今腰杆子硬了,却又要……”

顾怀阳抬手往下做了个往下压的手势,命他稍安勿躁,孟忠勇就像个训练有素的大狗一样,登时不叫唤了,等着聆听他的高论。

顾怀阳说道:“以前我们是小蚂蚁,便是翻了几个跟头,也不够人家一个指头捻的,只是这块地方天高皇帝远,朝廷焦头烂额,一时顾不上我们,那时候若是稀里糊涂地接受了封号,那山中十八寨主,哪个是好打发的?他们一时拿自己当跺一跺脚惊天动地的大英雄,哪个容得下我给朝廷当走狗?”

李如霜慢条斯理地接道:“大哥的意思,若是我们能吃下崔护的势力,海宁一郡便没什么障碍了,是咱们怕出了头么?”

顾怀阳叹道:“出头的椽子先烂,咱们也不过从一只小蚂蚁长到了一只蚱蜢,蚍蜉之力,不足以撼动大树。”

他话音落下,看了施无端一眼,施无端却打从进屋之后便坐在一边,安安静静地一声不吭。

将自己的计划细细托出,又和几个人嘱咐了几句,顾怀阳便着众人暗中去准备应对崔护了,却将施无端单独留了下来,问道:“今日大哥所言有什么不妥么?我瞧你一直也不言语。”

顾怀阳是个极有主意的人,然而却也不是听不得别人说话的性子,他被尊为“大哥”,便非常有这个“大哥”的样子,为人不温不火,无论何时都不偏不倚,从不拿“大哥”的架子,便是一个黄发小儿对他指手画脚,他也要仔细地听了,才再加评判。

这人心胸极宽,无论旁人怎样无礼,他都能一笑置之,至今,除了逃荒的时候活不下去,他带领众人揭竿而起的那一回之外,便没见过他对什么人疾言厉色过。对他那几个结拜兄弟,更像是自己亲生手足一样,总叫人觉得如父如兄一般。

施无端神色有些凝重,他看了顾怀阳一眼,忽然站起来,将门打开,从袖中取出几根小棍来,以某种奇异的顺序插在了地上,末了在最后一根上绑了个小铃铛,那铃铛在他手中上下时发出清脆的声响,然而一绑到了木棍上,却不知为什么,无论风怎么吹打,它便一点声音也没有了。

施无端这才回过身来,把门小心地掩上,低声说道:“大哥,我问你一句话。”

施无端是个什么货色,顾怀阳再明白不过,平日里十成心思九成用在了吃喝上,他还极少从这人身上看见这样郑重的神色,一时也忍不住跟着正色起来,问道:“怎么?”

只听施无端说道:“海宁这地方其实不错,不比江淮之地,容易叫人垂涎,也不比平阳城,墙头掉块砖头也能拍着个达官贵人,在里面便是说句话都要防着隔墙有耳,更不是什么穷乡僻壤,虽说我们眼下也算是趁火打劫,但是好歹算是识时务,朝廷估计也没多余的功夫来管海宁的事,大哥若是在此地站稳脚跟,小心经营,未尝不能富贵一辈子。”

顾怀阳心中隐隐知道他想说什么,他坐在桌子边上,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深色的木桌。

施无端问道:“大哥……是怎么想的?”

顾怀阳忽然抬眼看着他,问道:“我若点头,你是不是便准备不辞而别了?”

施无端一怔,却没有否认。

顾怀阳叹了口气,过了片刻,才说道:“小六啊,我第一天见到你和追着你来的那只大鸟,便知道你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我听说这几日城中死了个烟花女子,本不是什么大事,你却叫人瞒了下来,便知道你恐怕……是要有什么动作。”

施无端也不瞒着他,直言不讳地说道:“我是有些打算。”

是什么打算,他却摆明了不打算和顾怀阳说,顾怀阳对他也没有一点疑虑,他只是有些感慨地瞧着施无端说道:“小六心大。”

施无端轻轻地按住胸口,说道:“我总觉着难受,堵得慌,像是头顶上悬着几座山一样,抬头也瞧不见蓝天日头,望远看不到沧海桑田,我觉得喘不上气来。”

他像是真的喘不上气来一样,提起肩膀,深深地吸了口气,脸上的表情却并不见好受,眉目间竟已经现了沉郁之色。

顾怀阳深深地看着他,好半晌,才点头道:“不求功名利禄,闻达于世,只为摧枯拉朽,横扫山河,成败不论,也不枉转世投胎活过这一回。好,是真汉子,本该如此。”

施无端那总显得有些迷茫的目光忽然亮了起来,就像是一道尖锐的光撕裂了晨间的薄雾一样。

只听顾怀阳问道:“无端,你跟着我么?”

施无端与他对视片刻,忽然端起桌上茶杯,举杯如敬酒,以茶当酒一饮而尽,一字一顿地说道:“敢不舍命陪之。”

白离面前的镜子忽然碎了,水珠洒得四处都是。

那水珠落到他身上,却仿佛被染得如墨色一般,然而只是片刻,悠忽又不见了,被什么吸干了似的。

“舍命陪之……好个舍命陪之……”白离的声音像是被撕裂了一样,他浑身颤抖起来,再次浮现出黑色经络的手捂住半侧的脸,低低地笑了起来。

你舍命陪他,那我呢?

在你心里,我又算个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