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小说-第47章 相见-12小说网

锦瑟小说

第47章 相见(1 / 2)

“此阵凶险,”半崖毕竟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比当年被施无端用一截蜡烛就给绊住的几个不成器的,整天除了武修咒术,仿佛不知道有其他修道之路的徒弟强得多,他细细地观察周遭,掐指算来,过了片刻,才慎重地说道,“方才我等大意了,叫人摸去了随身之物,竟以此为引,将我等陷入这阵中。”

他的大弟子赵承业皱皱眉,凑过来低声道:“师叔,这样的诡计,倒叫我想起一个人来。”

半崖抬头看了他一眼。

赵承业说道:“您记不记得十年前逃出九鹿山的……施无端?”

半崖一惊:“你说什么,是那个小子?”

赵承业道:“当日青觕被刺一事,徒儿便一直想这件事了,青觕脾气暴躁,神兽吼叫时山峦颤动,寻常我教中人都不敢随意靠近,如何就会被一群外人诱出去刺杀的?我记得那小子小时候不是整天和青觕厮混么?”

半崖脸色越来越冷,说道:“先不管这事,若是他,我等都要小心脱身了,回去非要将此事禀报掌门不可,唉,当初一时心慈手软,斩草不除根,必留祸患。”

打算回去再告一状的半崖真人丝毫也没有障碍地便说出了这句话,大概是知道自己在阵中,所以一点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说完还摇头晃脑地叹了口气,就像他真的曾经被什么玩意附身过,心慈手软过一样。

“眼下当务之急是破阵。”蒋崇文也说道,能被带出来参加大周山会盟的人,大抵都算是一些教宗中的精英了,尤其蒋崇文,自认颇有些才华,尤其在一群从小只会摸爬滚打、嗷呜叫喊着放火叫水,连一百以内的算术都要去摸算盘的同门中,他很早便对阵法幻境有所心得,更是显得很了不得。

当年一时不查,被施无端困在阵法中,可以说是蒋崇文一辈子的污点,这些年直恨不能找到他,双方坐下,一加一、二加二地大战三百回合,一雪前耻,好不容易撞上这机会,便忍不住一扫人五人六的稳重表象,跳蚤一样地上蹿下跳起来。

“方才谁与过那些个乞丐随身之物的,钱财银两也算,将身上所有沾染之物都离身,此阵我有耳闻,名约藏颗阵,属阴,不可助长此阵阴气,需将那些物件尽数取出,以火烧之,方可摆脱此阵桎梏。”

半崖一听觉得有道理,便将荷包取了下来,催动三昧真火给烧了,他倒是凉快,未曾想到,这些个玄宗精英们不是个个如师叔一般,出门需要时时注意名门大派的形象,还人模狗样地配上荷包玉佩,大多随便在袖子、腰包中揣上点财务,便于随时取放也就罢了。

这可坏了菜。

师兄出了馊主意,师叔也首肯了,下面人不得不跟着照做,唯恐因了自己这里处理不干净,连累同门一同被困,彼此对视了一眼,便也只能捏着鼻子烧了起来,一望之下,玄宗精英们半数人成了“断袖”,这还算好的,还有干脆将整个外袍都给脱下来,穿着中衣一脸愁眉苦脸。

半崖一瞧这一群衣冠不整的球球蛋蛋们,顿时也觉得蒋崇文是个馊主意篓子,可事已至此,他也没别的办法。他暗中痛下决心,回九鹿山必要给门人们加紧训练阵法之术,按说施无端真正在九鹿山学艺的时间,也不过到他十二三岁,其余要么被晒到了山顶上,要么是流落他乡,哪怕他比旁人稍有天分,又如何有这样大的天差地别?

有那么一瞬间,半崖怀疑他是另有奇遇,有人暗中教导,然而后一想,那时候密约还没破,三大教宗中人是万万没有可能去教导他的,那还能有谁呢?

三大教宗之外的不成气候的小虾小鱼,谁会有这样的能耐?

这是打死半崖也不肯相信的,于是他百思不得其解了。

且说众人依蒋崇文的馊主意,一个个地将自己随身的东西都烧去了,蒋崇文便蹲在地上写写画画起来,半崖同他一起,两个人各计算一边,其余“断袖”与“解袍”的众弟子护法。

此情此景全叫站在高处的白离尽收眼底,邹燕来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了他身边,带领一群早已经安排好的密宗术师随时准备。施无端还未现身,白离也不着急,只是抬了抬手,旁边一棵大树便伸出一支长长的树藤来,竟是自己纠纠缠缠,编成了一个座椅的模样,请他坐下。

白离撑着下巴,看耍猴似的看着阵中半崖真人和蒋崇文忙前忙后,片刻,忍不住笑了起来。

邹燕来抬头看了他一眼,只听白离说道:“看他们两人这样如临大敌,我虽然不甚了解这些个弯弯绕绕的东西,却也知道,他十岁出头的时候,一个人拿着小树枝便能解决了。”

邹燕来在朝中沉浮多年,自然是会说话的,便接道:“那位施先生确实有不同凡响之处,想当年玄宗道玄掌门也是涉猎颇广,不仅自己修为高深,于算学,星学乃至玄门阵法幻术都颇有境界,想来他的高徒这些年虽然走得坎坷,毕竟底子在那里。”

“不尽然,道玄也没有这样的本事。”白离带着一点笑意,好像回想着什么似的,目光柔和了下来,“他十来岁的时候,非要拉着给我算命,弄出了个什么九星层递式,虽然没见他算出个什么,却将雷也招了来。”

邹燕来心里一动,这阵法直窥天机,若不是天分非常者,万万不可窥其门道,忍不住问道:“九星层递?”

“怎么?”白离挑起眼看了他一眼,那眼中笑意仿佛散了,只剩下冷冷的光。

邹燕来忙道:“不敢,后学本是凡人,不敢窥视天命。”

天命……一生有两颗命星。

白离想起施无端稀里糊涂地说出这句话来时的模样,他想着,寻常人不过一颗命星所束,终生走不出星辰的轨道,他却要有两颗,老天是要将他牢牢地绑起来么?

这世间原本真有一个人真的能绑住他,他也曾真的想要和那人留在那边陲的小郡里,每日吃茶听书,悠闲玩闹,可是人家……偏偏不稀罕。

就在这时,突然阵中动荡起来,显然是半崖真人和蒋崇文找到了破阵的法子,那小小的结界里地动山摇起来,衣冠不整的玄宗精英们围城一圈,盘膝而坐,加持念诵,竟是要用咒文之力破除阵法束缚。

半崖高声喝道:“保守元一,排除杂念,所谓阵法不过是幻境的一种,若你心如明镜,便没人困得住你!”

这当然是句废话,人生于世间,吃五谷杂粮,有七情六欲,如何能心如明镜?

土地隆起,每个阵法中都有各自的规矩,只要按着这个规矩来,便是被困于阵中的人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操纵阵中的东西,邹燕来小声对白离说道:“这阵中困住人的是山岩土堆,走的是‘土’字诀,他们方才烧去自己随身物品,此刻便是拴在身上的线索断了,只要在算出阵中横式,按其规律便可变动土地山峦,可以破除障碍。”

白离优哉游哉地看着,笑道:“若这样简单,施无端还能说是诡计多端么?”

他似乎为此与有荣焉一般似的,总认为那人是特别的,谁也比不上他,除了自己,没人克制得了他……杀得了他。

果然,阵法应声而破,一声巨响,挡路的山峦仿佛被人生生拔起扔在了一边,然而就在这时,不对劲的地方出现了——那山峦之下,什么都没有。

半崖和蒋崇文同时呆住了。

这可比当年困住夏端方的阵中之阵高级多了,一座山,如何能在一片虚空虚空上挡住他们的去路,那他们是站在什么地方的?那山又是长在什么地方的?他们该往哪里走?走到虚空上会掉下去,还是……

邹燕来眉头倏地一皱,对白离说道:“玄宗教派中自有一物名为‘虚空’,便是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存在的意思,若是什么都不存在,人自然是无法走上去的,然而若是什么都不存在,山又是如何架上去的,那山岂不也成了虚空?”

一群密宗的术师们窃窃私语,摇头的摇头,思索的思索。

白离“啊”了一声,摇头笑了起来,说道:“虚空本身岂不是也不存在,若如此,他们瞧见的又是什么?”

邹燕来叹道:“这个麻烦得很,他们恐怕真的走不出来了,这是什么阵?我竟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就在这时候,突然,赵承业惊叫了起来,指着身边一名弟子说道:“你……你的头发!”

只见那人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白了下来,不光是他,所有人都是如此,皮肤飞快地发皱,头发像是被霜雪染得一样,地上草木瞬间破土瞬间发芽瞬间枯荣瞬间换代,快得几乎叫人看不清楚。

修道中人本身便能沟通幽冥万物,自有延年益寿之道,百岁千岁也不过等闲,那阵中的时间竟仿佛真的白驹过隙一般,飞快地加速,百年一弹指,千年一刹那。

“不好!”邹燕来猛地站起来,“这不是阵中之阵,是阵法中掺杂了幻境,除非设阵的人,否则无法分出那里是幻境哪里是阵法,若是幻境,人在其中老死,破境而出时却不过如大梦一场,可若是人本就困在阵中,又在幻境里被加速光阴,便可能真的……”

白离不言语。

邹燕来道:“魔君,若不制止,恐怕这些玄宗同道们……”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白离轻轻地说道,“他又没有现身,那些人的死活,又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就知道这魔君满是为一己私心,根本不把教宗放在眼里,邹燕来眉头一皱,进言道:“魔君细想,若是任叛党困死玄宗精英,他们恐怕根本暗中进行,不会现身,那施先生并非俗人,恐怕也没这个兴致来收他这原本同门师叔的尸体。”

白离眯了眯眼。

邹燕来一见有门,立刻献策道:“若我们突然插手,叛党定然不甘心就此功败垂成,到时候那人必然现身,您看……”

“你不必说了。”白离从藤椅上站了起来,冷冷地扫了邹燕来一眼,“我知道你想要什么,用不着拐弯抹角,直说便是。”

“是。”邹燕来忙做恭谨状,“下官请魔君破阵。”

只听白离轻哼一声,身如鬼魅一般,突然下山,这时,一阵狂风掀起来,仿佛要将整个山谷也毁去似的,那风来自四面八方,仿佛有了生命一样地往那阵中挤过去。

邹燕来大惊失色,叫道:“魔君!”

他却根本找不到白离人在何方,仿佛他无处不在,日光隐形,铺天盖地的黑影笼罩了整个山岗,术师们各自念起咒法以自保。

传言上古有小世界,或放入水球中,或放入火球中,世界之外皆为神灵,弹指即可将其毁去,小世界中虽山川河流各自俱全,却抵不住界外之人团掌一压。

白离便是借着无与伦比的霸道外力,要用使巨风将那阵法挤碎——他说破阵却果然破阵,丝毫不考虑阵中之人是死是活。

只听一声巨响,原本正在想方设法对抗阵法的蒋崇文首当其冲,竟被内外两道对抗的风力生生穿透,胸口破了一个碗大的洞,鲜血喷出,登时躺倒在地,竟是死了!

那突然碎裂的阵法中幻境与阵法相冲更加混乱,饶是半崖功法深邃也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来,一时竟不知今夕何夕,头发半白半黑,一脸懵懂。

破阵的刹那,中间困住的功法稍微低微的弟子便都吃不住,各个倒下,不知是死是活,唯有半崖等人硕果仅存,狼狈极了。

“阵法破了。”黑影渐渐归一,白离重新出现在邹燕来面前,然而他却没有等邹燕来的回答,只是抬起头往远方看去,那里有一个人影,逆光而立,穿着一身半旧的布衣长袍,手执一根崩断的细线,以白离的目力,竟能看出他的手指被突然崩断的线勒出的血痕。

“无端。”白离近乎痴迷地看着他,半晌才说道,“见你一面,当真不容易。”

他们相对极远,却仿佛面对面说话一样,施无端身后,还穿着乞丐装束的夏端方等人站了出来,与他们遥相对应。

“是你啊。”施无端好半天,才慢吞吞地叹了口气,眉目不惊地打量着他,“魔君甫一出关,便在此等候,我辈当真幸甚。”

白离笑了起来,话音更见轻柔,他说道:“对你,我可不是要阴魂不散么?不但如此,还要阴魂不散一辈子。”

施无端看着他,面无表情地说道:“在下何德何能。”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