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黄雀在后(1 / 2)

慈悲城 丁墨 7623 字 10个月前

楼下的形势十分危急。

简单工整的厂房正中,是一片光秃秃的水泥地,又白又亮。在日光灼烤下,仿佛丝丝冒着热气。

超过五十个年轻男人,手持铁棍木棍,一脸凶相站在场地正中。这样的阵势,令任何人都捏一把冷汗。

慕善盯着楼下看了几分钟,转头问:“徐总,就由着他们闹?”

她问这话时,俏生生站在窗边金灿灿的阳光里。原本就令人动容的美艳容颜,更添几分朦胧的精致。

她的语气有点不可思议。令站在她身旁的中年男人——徐总火气更大:“这帮混混、流氓!”

慕善一脸感同身受:“这些混混啊……前几天还有您辞退的员工,来我这闹事——说是人事部告诉他们,您听了我们的意见,钻劳动法的空子,给他们安排有毒有害的重体力活,试用期满就解聘……”

徐总一愣,面色沉下来:“没这回事!我请贵公司做顾问,都是战略上的大事!慕总你先坐,我去收拾他们。尾款的事,我们稍后再谈。”

看着徐总的身影飞快消失在走廊里,慕善微微一笑,权衡片刻,起身下楼。

慕善年初回本省创业,开了家顾问事务所。但服务的公司也是良莠不齐。徐氏是家中型企业,却一直拖着五万尾数不付。她今天亲自上门催讨,却刚好遇到混混来工厂闹事。

下楼的时候她想,其实大家都不容易。

白晃晃的水泥地上,阳光刺眼。院门口聚集了三三两两看热闹的路人,还有人停车驻足观看。

保安和强壮的工人迅速集结,很快超过七八十人,与门口的混混形成对峙。双方互相叫骂,械斗一触即发。

慕善小心翼翼往前走了几步。她一身精致黑色小西装,丝袜长腿、黑发雪肤、乌眉红唇,十足十的花瓶,站在一群蓝衣工人间,十分醒目。

很快,举着“黑心工厂坑害工人”横幅的混混中,那个穿山寨阿玛尼的头目“大肖”,也发现了她。

“她是老板的同伙!”

大肖毫不怜香惜玉,亲自将慕善从人群拽出来,丢进己方阵营。几个年轻人立刻围上来。

徐总此时正偷偷躲在办公楼上,遥控保安队长。看到这一幕,他也震惊了。他万万没想到慕善会被挟持,暗骂这个女人坏事。慕善虽然不是达官显贵,却也是北京回来的创业青年。万一伤到她,事情闹大,不好收拾。

保安们踌躇着不敢上前。慕善似乎吓到了,低垂着头,看不清表情。

看到局面瞬间倒戈,混混头子大肖得意的大喝:“把欠的工资和医药费都补上!我就放人!”

徐总犹豫不决,要不要叫会计去拿钱。

却没料到有人在这时火上浇油——一辆奔驰突然冲进院子里,一个人拉开车门气势汹汹跳下来。

是徐总的小儿子徐远达。

他是典型的暴发户富二代,玩车玩股票玩女人。他的饭局,慕善装傻充愣,十次只去一次。

他四处一看,怒了——一帮明显来自城乡结合部、打扮土气的混混,竟然在自家门口闹事!他想追的慕善,还被他们抓住。

“操/你妈!”他眼看要冲上去,工人们连忙把太子爷抱住挡住。

慕善远远望着他,迟疑片刻,软软的声音,欲哭无泪般唤了句:“徐少……”

徐远达之前觉得慕善有点高傲,颇难上手。此时她这一声无奈的“徐少”,很有低头的感觉,令徐远达心头一荡。

他也不是莽撞的人,刚才的热血不过是要面子。他想了想,掏出手机。

“周哥!是我,小徐。这边有点麻烦……没,就一帮混混闹事敲诈……是吗,你就在附近?带人过来?谢谢!太感谢了!”

他故意大声,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的语气太嚣张太自信,令混混们的沉默显得有些不安。

徐远达搬的救兵很快到了。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只来了一辆车。

那是一辆黑色的宝马760,缓缓停在工厂外斑驳的树荫下,像一片黑色的阴影。

首先下车的,是一个穿着灰色T恤的高大年轻人。他摘下墨镜,五官深邃、麦色英俊的脸上,挂着懒洋洋的笑。

两个穿着白衬衣笔挺西裤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跟在他后头下车。衬衣绷得紧紧的,显示出结实有力的肌肉。

混混们顿时露出喜悦和轻蔑的神色,大肖却不知想到什么,神色有点凝重。

“周哥!”徐远达朝为首那人迎上去。周哥安抚的拍了拍徐远达的肩膀。

宝马的后排似乎还坐着人。周哥低头对车里的人说了句什么,然后漫不经心的对身后两人道:“办事。”

那两人打开宝马后备箱,拎出个编织袋,用力一抖。

一团东西掉了出来。

那是人。竟然是个血肉模糊的人。

有人认得那人的衣服,惊呼那正是大肖安排在周围,挡路拦车、拖延警察的混混。

大肖这边所有人脸色全变了。他们没料到对方不发一言就先废了他们一个人。

在一阵令人难堪的安静中,那两个貌不惊人的手下,就这么安安静静的走进人群。其中一个走到大肖面前,语气平淡:“你是管事的?”

大肖嚅喏两声,其他大多混混竟然都不敢做声。有几个胆子大的吼两句,声音竟然有点抖。

几分钟后。

五十个混混,倒下七八个。最醒目的是大肖。他爆发出凄厉的惨叫,已被那人踩在脚下。头挤着地面几乎变形、两只胳膊都被卸了,软趴趴的垂在地面,身体其他部分,却因恐惧而僵直。